首页 >> 新闻热点 >>热点新闻 >>新闻报道 >> 【设计头条】坂茂装置展开幕!
详细内容

【设计头条】坂茂装置展开幕!

时间:2019-02-19     作者:中国设计联盟网-William【原创】   阅读


设计界,尊为大师者,多如繁星,

被称为侠客的,或许只有他。


频频出现在全球各大灾区重建现场的他,

以纸为材料,

造出了能支撑起成百上千斤重量的建筑,

成为汶川、台湾、日本、新西兰等地的

灾后避难所。


善于突破材质局限,挑战不可能的他,

更是一位积极的设计探索家。

大量运用纸、竹、织物等非传统材料,

化柔软为坚韧,变临时为永恒,

创造出独属于他的设计标签。


他,就是201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坂茂。


微信图片_2018091116110513.jpg


9月11日,坂茂携新作首登

2018中国室内设计周暨上海国际室内设计节

一场高峰论坛 + 一场装置展

分享他的设计世界观


9:00-10:00

坂茂到场,检查搭建作品

 






同学直接在装置内与坂茂自由交流本项目的问题和想法




10:00 -10:30展览开幕仪式




嘉宾介绍

娄院,坂茂,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安吉

主办单位:中国室内装饰协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上海)推进工作办公室

China Interior Design Association, UNESCO Creative City (Shanghai)  Promotion Office

 

到场嘉宾:

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丽女士

中国室内装饰协会设计委副主任 广州集美组董事长林学明

中央美院特聘教授曹星原

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副会长 吴军

安吉县经信委副主任 竹产业发展局局长 王凌峰

安吉县经信委 产业科科长 宋安娜

安吉县竹材应用协会 副秘书长 沈君

安吉县竹材应用协会会长单位 浙江永裕竹页股份有限公司 竹巢科技副总 郭兴隆

安吉井天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董事长 郑强

浙江竹境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策划总监,高飞。


Shigeru Ban is a world renowned Japanese architect, known for his innovative work with paper, particularly recycled cardboard tubes used to quickly and efficiently house disaster victims. He was profiled by Time magazine in their projection of 21st century innovators in the field of architecture and design.[3]

In 2014, Ban was named the 37th recipient of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the most prestigious prize in modern architecture.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 娄永琪 致辞


微信图片_201809111611054.jpg


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张丽 致辞


微信图片_201809111611053.jpg


志愿者证书颁发


微信图片_201809111611052.jpg


日本著名建筑师201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坂茂先生致辞+展览揭幕


微信图片_201809111611051.jpg


10:30-11:15

媒体群访


微信图片_20180911161105.jpg


主持人:首先非常欢迎在座的媒体朋友们,有机会跟坂茂先生有个交流,我相信刚刚各位在竹穹这样一个非常梦幻的建筑里面,感受到了设计的魅力。坂茂老师希望用现有的材料料材质,可以简单迅速的把他的设计能够传达,并且能让说有的参与者能够很容易的参与进来。大家了解,坂茂老师不仅仅是建筑师,更重要的是,他参与到全球救灾当中来,在座很多媒体朋友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坂茂老师,我们有个时间,希望媒体老师踊跃的跟坂茂做个沟通。我们看哪位先开始?如果要采访的媒体,可以先举手试一下。

 

问:我想问第一个问题,我们知道您非常擅长使用纸质的材料,那么为何您对这样的材料情有独钟呢?您觉得纸材运用到建筑当中,它的优势体现在哪一些方面?如何可以做到最终呈现的建筑美观而又坚固呢?

坂茂:

翻译:其实坂茂老师在第一次使用纸在进行建筑设计的时候,是1986年,那时候整个社会上还没有关于说环保、可持续、回收再利用这样的讨论。所以我其实用纸并不是因为出于环保或者是生态的保护的这方面的考量,人们一直以来都会觉得纸这样一个结构,它的强度太低了,其实不是这样,其实是个误解,纸也是一种工业原材料,我们可以通过现有技术,给纸的结构做加强,我们生活当中,也会用到很多改进过的纸,比如说墙纸,它被改进过是防火的,还有水杯,是防水的。纸既可以防火也可以防水,经过改进,也可以成为结构非常强大的材料。

很多的建筑师也好,工程师也好,他们都希望自己做的结构是非常的稳固非常坚固的,但是其实我作为建筑师,我的一个理解是一个结构的稳固并不关乎于材料本身的稳固。即使用钢筋混凝土做的建筑,有一些台风或者是地震一来,它也是会非常容易倒塌。但是我用纸做的结构和建筑,却可以承受很高级别的地震,所以说整个结构它是否稳固,它并不是仅仅取决于使用的材料是什么样的。

所以我在我的建筑当中,都使用到的一些日常非常常见的材料,比如说纸、竹片等等,这些材料一方面非常的易于安装易于施工,成本很低,它不需要专门的机械或者是专门的从业人员进行施工,甚至我们学生也可以完成一个非常稳固的纸或者是竹建筑的制作。

到九十年代二十一世纪初的时候,整个世界掀起了关于环保、材料回收再利用的讨论,当时有个风潮,现在一直在持续。我作为设计师,一开始根本没有预计到会出现这样一个社会的运动。

 

问:可否让您给我们描述一下您心目当中未来建筑的模样?

坂茂:其实我有一个观点,现在我们的技术,尤其是互联网还有计算机的技术在日新月异,在未来计算机很可能会超越人力,取代人在很多行业当中,发挥非常巨大的作用,包括在医疗,还有银行、金融等等等等这些已知的领域,但是唯一一个不会被计算机影响到的就是我们的建筑行业。在设计建筑和建筑施工当中,不管社会上的技术是多么的先进,它都不会影响到建筑本身的一个结构。大家还记得在几千年前,我们之前就设计并且建造了非常优美非常壮观的建筑,当时没有任何的计算机技术以及其他的一些高新的技术,但是现在我们有了这些技术,反而那一些非常难看的建筑比比皆是,所以从侧面反映出来,技术的革新并不会让建筑变得更加美好。所以说,首先大家需要明确的一点,就是在未来,我们在建筑的设计和施工当中,肯定是会设计到更多的计算机的技术以及其他方面的技术,但是建筑本身,它并不会有特别大的因技术而引起的变化。

 

问:我们是来自台湾的媒体,新建筑。

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先致上我们诚挚的歉意,最近台风袭击了日本,刚刚北海道也发生了非常严重的地震,身为一个人道建筑师,不知道这样的状况,在这次灾害当中有没有任何的投入?身为一个建筑师,应该如何呼吁环境与人的问题?

坂茂:其实在过去25年,我在灾后重建这方面的投入是从来没有间断过的,2008年的我也参与了汶川地震之后的灾后重建。我当时建造了一个临时的小学,跟当地的学生还有我的学生一起建的这个建筑,到现在这个建筑还在。后来包括雅安地震,我也参与了,并用纸来建造了一个幼儿园。还有现在的日本地震和台风,我之前几天也去受灾的地区查看过,我也会加入到灾后重建工作当中。灾后重建的工作我一直都有参与的,世界上只要哪里有灾后重建的话我都会参与。

其实从古至今,建筑师一直以来都是为一些特权来服务的,我们可以想象以前,建筑师都是为一些有权利有钱的人建造非常辉煌的建筑。因为权利和钱是无形的看不见的,所以这些人要通过金碧辉煌的建筑向大家展示自己的建筑和金钱。

对于建筑师来说,在灾后重建的工作其实是义不容辞的,首先地震过后肯定很多房子会倒塌,自然就会有很多要重新建造这些建筑的需求,在这时候,也是建筑师最忙的时候,其实我不会从这样一个角度去想,我会更多的体会到受灾人群他们的痛苦,他们在自己的房屋倒塌之后流离失所,他们生活的艰难,所以我会以这样一个高度去考虑,然后为他们的日后的生活来设计更多的房子,日后让他们有更加美好的生活。

还有一点是建筑师义不容辞的,地震本身不会让人丧生,但是困在倒塌的建筑里面,是会让人丧生的,房屋倒塌应该是由建筑师来负责的。

而且在我投入到灾后重建工作的这二十几年当中,我也看到了建筑师行业的一个变化,最早的时候,受灾的地区,我不会看到有建筑师的身影,但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建筑师投入到这份工作当中,也有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开始为整个环境为社会为人民的福祉考虑,所以这也展示了建筑师自身的态度和自身精神的转变。

 

问:中国设计联盟网,因为您刚刚提到了很多灾后重建的建筑,您的设计生涯当中,您印象最深得是哪个项目,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坂茂:这个问题其实非常难回答,我之前从事的每一个项目,它都需要解决不同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越难解决,在我脑子里面留下的印象就越深,但是因为每个项目都不一样,所以我很难挑出一个真的最让我难以忘怀的一个项目。

 

问:这位是一个来自同济大学的老师,他提的问题是关于建筑教育方面的,因为首先坂茂老师是崇尚亲自去建造建筑的,同时会使用一些非常日常的非常安全的这些材料,但是在中国环境下,大多数的建筑学生,其实还是在用电脑,会用这些软件进行建筑的设计和图纸的绘制,他们大多数的时间是花在电脑上,没有亲历亲为的使用一些建筑工具,去亲自做一些结构。一方面我们觉得用这样一些工具,对于学生来说有很大的风险,也比较危险,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的建筑学院当中,很难推行这种亲历亲为的教育模式。所以这个问题问坂茂老师,在日本,尤其是在他的建筑学院,怎么样推行这样子的教学方式的,有哪一些好的解决方案?

坂茂:其实坂茂老师觉得,反而只是用电脑设计的建造,反而更加危险。坂茂老师教学当中,电脑或者是这些软件已经是必不可少的了,他也在用。但是他发现一个很危险的是,很多学生用电脑的程序,然后去切割,比如说夹层板,切割的过程当中,这些学生他根本不会理会到这个材料本身的质地,以及材料本身的重量,甚至把根本不会关心切割下来的废料是多少,这就会导致一个严重的浪费的问题。只有我们亲自去用手用电锯,把材料切割下来,我们才会想到怎样才可以更高效的利用材料,怎样可以将材料本身的性能发挥到更好。这个是只有在亲历亲为,只有亲手制作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而用多了电脑,这些对学生之后的建筑设计是没有好处的,正如刚刚我们所说的,技术的发展并不一定使得建筑越来越高,这是学生一定要了解的,所以坂茂老师鼓励学生尽可能多的做一些实践方面的工作。

我个人非常崇尚这种亲历亲为的建筑和设计方式的,这跟我非常尊敬的一位中国设计师王塑(音)不谋而合,他说在电脑上回护,电脑上设计建筑,是从大脑生发出来的一个动作,但是如果你亲自的做建筑,那是从心地做的一件事,所以这个观点我也非常赞同。

 

问:大家好,我也是同济大学的老师。

刚刚这位老师的问题,在他的教学过程当中,也发现一个问题,如果让学生亲自参与到建设施工的过程当中,其实是太耗时耗力了,可不可以用一些膨胀材料取代人力,比如我们今天看到的竹穹结构,可不可以用膨胀材料,先用膨胀材料搭起来,然后里面用竹子敷上去,直到整个结构完成,我们再把膨胀材料去掉,整个竹穹的结构就完成了。如果我们用这样的方式,就不需要再搭脚手架,或者是再用一些重型的机械完成这样一个建筑了,这个概念是不是可以运用在其他的施工设计过程当中,想问一下坂茂老师,这样一个施工方式施工方向有没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坂茂:你的这个问题,其实我之前在巴塞罗那看到高迪(音)的建筑,我其实非常赞叹高迪设计的才能设计的建筑,但是让我很失望的一点,之后人们开始使用一些预浇混凝土,去建造他的建筑最后这个预浇混凝土,这个做出来的建筑跟之前的建筑大相径庭,完全不如人力打造的结构。所以我并不是说这个机器做出来的不好,或者是人做出来的一定是好,我只是觉得不同用途不同场合下的建筑,应该是有它的一个偏向,比如说有一些建筑,我觉得确实是,我们亲自的去亲历亲为去建造,会效果更好。

刚刚您提到的用膨胀材料来做一个,先预搭一个结构,这其实又多了一个步骤,因为你在使用膨胀材料之前,这个膨胀材料的结构、形状也需要进行专业的设计,也需要生产、制造,这个也需要很多人力的投入。同时,我的理念是用现有的一些材料去做建筑,尤其是让大家可以不需要用专业技能就可以打造建筑的话,就会更好。现在我们竹穹虽然施工过程当中用到了脚手架,这个过程当中我可以启发学生,为什么要使用脚手架,脚手架怎么使用,什么时候脚手架可以拆掉,这一些施工工艺上的问题,这个对于学生是个锻炼,虽然他们很累,但是对于他们学习实习是非常有必要的。

 

问:我是来自上海的媒体设计纪元的,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您,您似乎很坦然自己的建筑被摧毁,请问真正理解您说的建筑被摧毁的那一刻才是开始?

坂茂:首先对于您这个问题,我不是特别理解,我只是想说,我的很多建筑,它虽然是临时的,但是最后被永久的保留下来,包括1995年,我建造的纸教堂,当时是日本地震的时候之后建的,但是后来,虽然又把它拆掉了,但是后来又把它转移到台湾,在台湾一直保留至今。

但是我在大城市看到一个现象,虽然我们有很多混凝土造的这些非常坚固的房子,但是如果开发商有重建的需要或者是换了开发商,这个建筑就很可能被摧毁重建。所以混凝土建筑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也是很容易被摧毁的。我的这些建筑,虽然用的是纸、竹子这些简易的材料,但是它们反而经历了变迁。城市当中的建筑是为了金钱,但是我的建筑有很多社会的目的,人们很尊重它的,所以可以一直保存至今,这里希望大家思考一下永久性和临时性的关系。

 

主持人:永久性跟临时性是坂茂老师的很重要的一个理论。最后一个问题?

 

问:这一次是竹穹装置引发的活动,请问竹穹这个装置设计上有什么意义吗?或者是它真的能用到民用建筑上去吗?

坂茂:这个项目之所以重要,首先是它是一个中日学生合作的项目,其次,更重要的是,它其实探索了竹板在建筑以及家居当中使用的可能性。我也是和安吉政府合作的一个项目,之后安吉政府会支持及推广竹板在建筑当中的使用。

 

问:大家好,我是腾讯家居的记者,我有个问题想问坂茂老师,每个建筑师都希望自己的作品永存于世,我想问一下坂茂老师,您的心目当中什么作品是有生命力的?怎么判断一个建筑的临时性?

坂茂:对于坂茂老师来说,真正有生命力的建筑是能触动人内心的建筑,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大楼、办公楼这些,对于坂茂老师来说,它仅仅是一个空间而已,仅仅是为了有人在里面办公有人在里面赚钱而存在的。这种建筑,我们可以用机械或者是用电脑去大规模的复制,但是那一些真正要触动人内心的,比如事我们的居家环境,比如说教堂,还有以前的寺庙这一些,这些是要让人从内心感到舒适,可以去引发人思考的这些场所,那么这些藏所,我们希望它富有旺盛的生命力,同时在建筑过程当中,也应该是用心,尤其是亲手的进行建造。

 

主持人:好的,谢谢各位媒体朋友。谢谢坂茂老师。

我相信大家还有非常多的问题或者希望对坂茂老板有更多的了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吕,叫吕珊珊,我是坂茂老师在中国的代表,未来大家有更多的需要,或者是想跟坂茂老师有一些接触的话,可以联系到我。

其实对于我们在座的媒体而言,我们有这么多的建筑师在我们的市场上社会上活跃,但是我觉得坂茂老师是一个真正的,从内心里面有爱的人,所以当时的时候我说他是一半的建筑师、一半的慈善家、人道主义者,我们看到刚刚的竹穹就是用最简单的地板,然后透过日本的学生中国的学生,就这样子,大概花了五天的时间,当然大家很辛苦,在老师的带领下,把它搭建起来了,真的是一个让人令人觉得惊奇的事情,所以一切都需要用手体会需要用心体会。我相信每一位建筑师每一个人都应该思考,我可以帮别人做什么,我用我的技能,我用我的专业,到底可以为这个社会服务什么。实际上昨天坂茂老师有受到中国设计周的大师奖,大师奖上有一个问题,坂茂老师回答,作为一个建筑师,不应该为金钱服务,应该为理想服务。

时间原因,我们这样一个媒体见面会就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结束)


摄制组:AF影像制作-林飞      

采访组:中国设计联盟网-袁静

(转载请注明出处)